各市政策放松,是"刺激楼市拉动经济"的节奏吗?

是的,一些地方已经出台政策帮助房地产企业。
 
据不完全统计,近几天,无锡、上海、天津、南京等10多个省市出台了与房地产业有关的各种扶持政策,政策松动预期明显。
 
历史的相似性总是让人联想到。尽管全国仍笼罩在事物的阴霾中,但2003年非典结束后房地产市场的“爆炸式增长”却让一些人忧心忡忡。我们是不是又回到了“刺激房地产刺激经济”的老路上来了?
 
我不得不说,恐怕这个结论来得太早太仓促了。
 
“硬核”救援措施并未出现
 
我们先来看看各地区出台的帮扶政策。
 
江苏省无锡市星期二出台17项政策措施,支持房地产和建筑企业放宽预售条件,保证流动性,减免税款,允许延期缴纳土地出让金。
 
根据《无锡市条例》,对于建筑许可证范围内的建筑物,如果施工受该事件影响,预售申请应根据投资金额进行调整,预售部分可以完成25%以上的投资。你可以申请延期交付土地和支付转账费,最迟在无锡市部第一级应对措施解除后5个工作日内办理。
 
另一个例子是西安,针对土地市场,为房地产企业减轻土地拍卖负担。
 
西安市规定,在活动答辩期内,新出让土地的投标保证金原则上可按原价的20%确定,并在签订出让合同后一个月内支付50%的土地出让金。土地使用者出具承诺书后,余款可按合同约定分期支付,支付期限不超过一年。
 
上海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也出台了土地利用扶持政策,调整地价的支付方式和期限。
 
根据上海新政,如果因事件影响,土地出让合同中约定的地价和交付款未按约定支付,将不视为违约,也不存在滞纳金和违约金。受让人可以向出让人申请延期付款或者分期付款。
 
浙江省在一定程度上放宽了商品房预售资金使用限制。
 
浙江规定,商品房预售资金在事件防御期内可用于前期工程费、管理费、销售费、财务费等其他费用,由总额的20%提高到30%。2020年6月30日前竣工验收的住宅项目,住宅物业保修费可顺延3个月。
 
允许南昌市在土地出让过程中延迟签订交易确认书和出让合同,允许延迟支付出让金,允许延迟项目开盘和竣工,调整土地出让竞买保证金比例等。
 
一方面,深圳市不断出台住房公积金新政,在公积金缴存比例和缴存期限上支持受本次事件影响的困难企业;另一方面,规定因本次事件住院或隔离的人员可以申请延期缴存公共贷款的期限和放宽公共贷款申请的条件。
 
目前,各地政策较为审慎,主要集中在房地产企业的救助、缓解企业流动性压力、减少交付违约等方面,而“限购”、“限贷”、房贷利率等核心调控政策对房地产需求影响较大,很少涉及。
 
从政策力度来看,地方政策仍然属于城市政策的小调整,没有突破“房不炒”的红线。
 
房地产“救市”还是“不救市”?
 
这实际上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全国各地的政策都在小幅调整,以对冲事件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但并没有出现大面积的政策松动。
 
一。拯救房地产市场并不是那么紧迫。
 
在这种情况下,有许多行业受到严重打击,稳定经济有许多优先事项。
 
虽然房地产市场也受到了事件的极大影响,但业内普遍认为,购房需求只是迟迟没有消失。房地产企业只需努力保持现金流,等待事件过去,仍能实现业绩回升。
 
2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举行会议。在部署经济工作时,会议提到的关键词包括:减税降费、差别化金融优惠服务、就业优先政策、扶持中小微企业、释放新兴消费潜力、稳定外需。
 
可见,这些都是现阶段保持经济平稳运行的关键任务或关键方向,而不是“救市”。
 
我们需要看到的是,当前的经济环境和房地产市场的发展阶段与2003年有很大不同,危机后的市场反应也不能简单比较。
 
2003年,我国房地产市场正处于市场化发展的初级阶段。市场规模较小,增长较快。中国指数研究院数据显示,去年房地产市场规模已达到2003年市场规模的5.1倍,销售金额是当年的20多倍。市场继续大幅增长的势头已经减弱。
 
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指出,目前,房地产对经济健康发展具有一定的抑制作用。
 
其表现在于房地产对经济增长的净贡献由正转负,高房价“挤出”了整个家庭的消费和生活,房地产的过度开发导致经济结构失衡,阻碍了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房地产风险是我国经济的重要风险源。
 
倪鹏飞认为,近两年房地产调控刚刚取得初步成效。如果房地产刺激政策实施,不仅无法对冲经济下滑,而且会使上述问题进一步恶化。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忽视房地产企业面临的困难。
 
2。关注房地产的流动性风险是非常必要的。
 
受突发事件影响,今年1月底以来,全国1000多家售楼处和建筑工地关闭,大部分房地产企业从鼠年春节开始就“零销售”。
 
据克鲁研究中心统计,春节长假一周(除夕至大年初六)有24个城市零成交,较事发前一周环比下降93%,随后一周又扩大至27个零成交城市,较事发后一周下降95%一年的节日。
 
房地产企业自救的手段相对有限。据科瑞研究中心统计,1月底以来,已有143家房地产企业开设网上售楼处,将营销案例转移到网上。但实际效果有限。
 
此外,2020年是房地产企业债务到期的高峰期,房地产企业流动性风险加大。
 
全联房地产商会指出,房地产业体量大,上下游产业链长。如果房地产业陷入动荡,上下游产业链势必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并有可能引发金融风险。因此,稳定房地产业的发展秩序是非常重要的。
 
因此,不难理解,近期地方政府出台的政策主要是从缓解流动性压力、降低流动性风险的角度来帮助房地产企业。
 
三。我们应该警惕政策“踩踏”。
 
由于地方政府的“钱袋子”与土地财政直接相关,因此出现了放松房地产市场调控的强烈冲动。
 
特别是今年以来,、帮扶小微企业、减税降费等一系列行动都需要资金,这将前所未有地加大地方财政压力,放松房地产市场调控的冲动将更加强烈。
 
然而,房地产市场不仅与开发商和地方政府有关,也与众多普通家庭数十亿的股票杠杆债务有关。可以说,过度刺激房地产的后果不可估量。
 
去年底以来,中央多次强调房地产市场调控的主基调。业内认为,即使地方政府适当放松一些政策,帮助房地产市场复苏,这条“红线”依然坚不可摧,“房地产投机”依然是严厉政策调控的对象。
 
对于房价报复性反弹的风险,倪鹏飞指出,事件发生后,成交量会有较大的回升和增长,但房价报复性反弹的可能性较小。我国房地产长期管理机制已经基本建立,能够自动应对市场波动。在双向调控的政策操作下,如果城市房地产市场月度和季度波动超过合理范围,可能会受到国家和省级有关部门的约谈和问责。